張藝,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,廣東省攝影家協會會員, 廣州市攝影家協會常務理事,已有百余幅攝影作品在省級以上賽事中獲獎。她熱衷于用攝影記錄下她看到的一景一幕,一花一世界。在她的作品里,我們看到了平凡人們生活的艱辛、困苦、彷徨和無奈,但同時我們也會被他們身上堅韌不屈的精神所打動。她的攝影更像是一棵會開花的樹,扎根于酸甜苦辣的生活,卻開滿了希望之花。
2005年 在中國攝影家協會廣東分會函授學院進行學習,開始初步接觸攝影
2011年 在廣州舉辦攝影個展《即將消失的城中村》
2014年 在廣州舉辦攝影個展《粵東小村十年》, 出版書籍《旅居墨爾本時光:停在你眼里》的圖片作者
2008年 參加廣州舉辦的攝影雙人展
2013年 自己做了一個攝影公眾微信,經常發表攝影作品和文章
您是怎樣走上紀實攝影師這條路的?誰對您的影響最大?
我在拍攝了一些所謂的糖水片之后,發覺這不能充分表達自己內心的情感,也不能夠實現自己的攝影夢想。于是我開始關注紀實攝影,并且不斷練習拍攝。我非常贊同鮑昆老師的一句話:紀實攝影的本質是人文關懷精神,他的這句話對我影響很大。而對我影響很大的攝影師還有很多,比如著名的美國攝影家尤金?史密斯,他拍攝的《鄉村醫生》和《水俁》非常震撼,深深地打動了我;羅伯特?弗蘭克的《美國人》,一個“在美國的外國人”改變了美國攝影,改變了世界攝影的方向,改變了現代攝影表現的潮流;以及美國著名女攝影師黛安?阿布斯還有日本寫真巨匠森山大道、日本當代藝術家荒木經惟等。國內的攝影師也有很多,上海的陸元敏,他把上海拍得非常特別;云南的吳家林、四川的李杰、云南的王藝忠,浙江的盧廣還有呂楠等,老師們的作品都非常棒。
您有過創作瓶頸期的經歷嗎?您又是選擇怎樣的方式度過?
隨時都會出現創作瓶頸期這樣的問題,有時候我會覺得很苦惱,還會因此周期性的失眠,有時會認為自己太過于認真。遇到這樣的問題,我會看看書或者和攝影圈一些高水平的朋友交流一下,這個方法對我很有幫助。
您對未來有什么打算?有哪些事情是您最想做成的?
未來我想出兩本圖集,一本是關于我已經拍攝了十年我先生的家鄉——粵東小村,另一本是已經有幾萬張照片的攝影作品集《守望鄉土》,以及最近想以文字加上圖片的形式寫一本關于旅游的書,另外我還想多拍攝一些有個人觀點的攝影專題,最好能夠集結成冊,只是不知道是否有出版社愿意出版。
您的作品通常都有很深的寓意,您最想通過自己的作品向
大眾傳達什么信息?有擔心過大眾理解不了自己的作品嗎?
據說,人類一天就會制造出至少60億張的照片。在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代,這個世界幾乎找不出一片未被照相機拍攝過的角落。我們該如何閱讀攝影、理解攝影?正如人們常說的藝術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,高出來的應該是思想,是精神,是靈魂,但我認為攝影更重要的作用還是記錄。所以我一般都是帶有自己的一些觀點和想法去拍攝,雖然的確有些人不理解我拍攝的作品,但是沒關系,我相信不理解的人會隨著生活閱歷的豐富慢慢有所轉變,我會堅定自己的信念一直走下去。
攝影師張藝帶你參觀土耳其番紅花城的老鞋鋪
攝影師張藝帶你參觀土耳其番紅花城的老鞋鋪

今天,攝影師張藝帶領大家一起來參觀一家老鞋鋪,傳統的手工藝散發著厚重的歷史氣息,時間在這里好像都慢了下來。

攝影師張藝帶你一起感受國慶黃金周的廣州繁華街區
攝影師張藝帶你一起感受國慶黃金周的廣州繁華街區

國慶黃金周,廣州北京路步行街游人如織,盡顯這座魅力之都的熱情與活力。今天,攝影師張藝帶你一起感受國慶長假期間,廣州這條擁有兩千多年歷史的步行街的繁華盛況。

攝影師張藝帶你領略中國最美十大古城之一——鎮遠
攝影師張藝帶你領略中國最美十大古城之一——鎮遠

十一假期將至,如果您還沒有定好和家人去哪旅游,不妨先來跟隨攝影師張藝的鏡頭領略一下古城鎮遠的魅力風情??賜曛?,或許你就會擁有最為理想的目的地了!一起來看看吧!

臺風肆虐下的廣州堪比災難片
臺風肆虐下的廣州堪比災難片

9月16日,超強臺風山竹襲來廣東廣州,所到之處,一片狼藉。這是39年來影響廣東最強的臺風,從太平洋而來的“山竹”讓人們不寒而栗。一起跟隨攝影師張藝的鏡頭來看看臺風過后的廣州。

攝影師張藝帶你感受海島風情
攝影師張藝帶你感受海島風情

海南省三亞市是中國最南端的濱海城市,具有熱帶海濱風景特色的國際旅游城市,是中國空氣質量最好的城市之一。這個四季如春、熱情奔放的海島令無數人魂牽夢縈。今天,攝影師張藝就用手中的鏡頭帶你領略三亞的迷人風情。

親近母親河,大美乾坤灣
親近母親河,大美乾坤灣

今天,攝影師張藝帶領大家一同親近母親河,看看那波濤洶涌、氣勢非凡的黃河壯觀景象?;坪稚暮喲睬Т倏?,深邃而滄桑。有的是前人舟楫滾船之后形成的支撐洞穴;有的是泥沙沖刷后形成的洞窟;猶如飽經滄桑的老人深邃的臉龐。

抱歉,您需要 战国兰斯修改器 才能評論
貓寶寶 于 2015-09-13 15:02 發布
該進步的東西,要及時更新
中國的藝術創新太干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