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摄影名家

名家故事

程玉杨:大画幅摄影《 神 · 人 》

我们的社会正处于一个新旧交替大裂变的时代,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正逐步走向大同乃至消失,被戴上贫穷落后帽子的生活方式正离我们远去。我们的生活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变革的阶段,经济改革大潮的冲击让人们晕眩。立交桥取代了千年的古城楼,鳞次栉比的大厦在昔日的古城墙上拔地而起。为了实现经济高速增长,向自然进军、拿地球开刀!开发商们劈山平田拆古建.所向披靡!盖高楼贴磁砖成了欣欣向荣的标志。而?;ど肪?、?;ぷ嫦攘舾颐堑奈幕挪暮艉吧幢豢⑸痰闹匦突的氲梅鬯?!过度开发打破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平衡,地球和自然界用自已的方式来回敬人类的过度开发和破坏,它一次又一次向人类敲响了警钟!

程玉杨:大画幅摄影《 神 · 人 》

我们的社会正处于一个新旧交替大裂变的时代,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正逐步走向大同乃至消失,被戴上贫穷落后帽子的生活方式正离我们远去。我们的生活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变革的阶段,经济改革大潮的冲击让人们晕眩。立交桥取代了千年的古城楼,鳞次栉比的大厦在昔日的古城墙上拔地而起。为了实现经济高速增长,向自然进军、拿地球开刀!开发商们劈山平田拆古建.所向披靡!盖高楼贴磁砖成了欣欣向荣的标志。而?;ど肪?、?;ぷ嫦攘舾颐堑奈幕挪暮艉吧幢豢⑸痰闹匦突的氲梅鬯?!过度开发打破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平衡,地球和自然界用自已的方式来回敬人类的过度开发和破坏,它一次又一次向人类敲响了警钟!

【雍和】:我就是想拍照

不过,对于雍和拍过照片的记忆,我相信许多上海人都会有。那或许是90年代《青年报》上豆腐干大小的一张社会新闻照片,也可能是他近些年在《新民晚报》上的专栏“快门快语”。过去三十年间,雍和坚持记录上海,记录这座城市的巨变。那些在当时看来还属日常的新闻照片在经过时间洗礼后,成了上海人的集体城市影像记忆。 我总觉得,雍和身上有一种理应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消失的东西,一种罕见的对于最初理想的坚持。在这次采访开始前,我问雍和,照你的资历,完全可以坐坐办公室,喝喝咖啡,为什么还一直在外面跑?

【雍和】:我就是想拍照

不过,对于雍和拍过照片的记忆,我相信许多上海人都会有。那或许是90年代《青年报》上豆腐干大小的一张社会新闻照片,也可能是他近些年在《新民晚报》上的专栏“快门快语”。过去三十年间,雍和坚持记录上海,记录这座城市的巨变。那些在当时看来还属日常的新闻照片在经过时间洗礼后,成了上海人的集体城市影像记忆。 我总觉得,雍和身上有一种理应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消失的东西,一种罕见的对于最初理想的坚持。在这次采访开始前,我问雍和,照你的资历,完全可以坐坐办公室,喝喝咖啡,为什么还一直在外面跑?